在世得道--台灣新竹縣横山華嚴寺住持聖境法師心靈早課

有人問「在世得道」,所談的得道到底是何義,在短暫的人生旅途中,有可能達成嗎?其實「得道」即是印証自己本自具足的「成熟心性」不假外求,而不是有心外的一尊佛可以去成。「在世得道」絕非夢境之中,遥不可及的抽象名詞,而是瓦解了一切迷信心外信仰的妄念,並粉碎了一般世俗佛教,所有多餘的「刻意造作」迷思,而印証到本師~釋迦佛陀「常淨我樂」的道心,這是人人皆有、本自具足的心境。嚴謹的說,「在世得道」是人人可成、人人可得的事實,絕對不是只有少數轉世活佛、法王特屬的專用名詞。這才是釋迦佛陀所提倡「眾生平等、因為眾生皆有佛性」的最具體實際,和最切實的「得道」法義,也涵蓋了人類自然與人文的所有龎大智慧資產。修行者若想「在世得道」,就必須跳脱「物我之間」的糾纏關係,才能重返大徹大悟的清淨真如本心。否則很容易就會掉入迷信的陷阱與危机,而導致沉淪在自我頑執顛倒的「諸佛無救」之境,誤以為自己是渺小自卑的,永生永世都不可能成就佛道,只有那些鳳毛鳞角之人才獨有,這樣的「奴性」完全喪失了獨立的思考人格,也漠視和否定自己的心中,本自具足尊貴佛性的存在事實。

所謂「諸佛無救」,乃是形容染執深重之人,自認為自己業障深重,不可能在今生今世抵達「在世得道」的解脱之境。以毫無成道的信心來修行學佛,其结果可想而知,無論是修行、待人處事或興辦世間事業,注定都將會一事無成。「物我」的糾纏關係,乃指「物質」的存在,正如同宇宙日月星辰的運轉,有春、夏、秋、冬,和晴時多雲偶陣雨,恰似動、植物的生老病死,和成住壞空的大自然現象,如同花開花謝的自然律,任何人也無法顛倒乾坤。人類精神世界的諸法無我「空相」,只是一種知識性的思維作用而已,所有人文習俗與社交……等生活文化,都是受到自己「識蘊」的已知成見作用,而產生出一切顛倒造作的行為。在「我」的能力上,沒人可以左右宇宙大自然的運轉,也沒人可以控制24節氣的規律。相反的「物」也不能主宰一切動、植物成、住、壞、空的生命循環律。而在「我」的精神作用上,則是因「物」的存在,而感受皆各自不同。故,物、我之間的糾纏變化無論如何,「物」永遠是物,「我」永遠是我,終究是永遠互不干涉的存在著。

中國道家稱「我」為天,稱「物」為地,造作為人。中國的老祖先認為「天」是一切自然的法則,亦名為「道」,而「地」是所有形體的物質和合。

所以人和一切動、植物的形成,都是一樣秉天地陰陽之氣而生,並無好與壞之區別,這些道法的見地和佛教的色(物)與空(我)的心經論述遥相呼應不謀而合。

但是在人類的進化過程中,盲目與迷信也不遑多讓的同時、同步在進行擴大中,連標榜自然科學的研究也是一樣,幾乎沒有一樣是「理性」的。連天地、物我之間,也一樣都是單纯的存在現象,絕對不會因為任何帝王聖賢而增加、也不會因為冥顽愚痴而減少。這一切都是自然單純的發生,亦是超越一切立場的存在著,毫無保留、毫無對錯,更沒有「賞善罰惡」的造物者存在,而是無情之「情」、無心之「心」,真理無所不在的「道」在我心。



電話 : 03-5936100 +88635936100

 huayenlanre@gmail.com

31242 台灣新竹縣橫山鄉豐田村油羅4鄰95-6號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©2018~2028 by 台灣新竹橫山華嚴寺~~華嚴蘭若佛學網